江苏快三计划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刘世昕 2010-02-04  
 

  刘世昕 中国青年报社 主任记者

  推荐单位:中国青年报

  刘世昕同志是中国青年报经济部副主任、主任记者,先后在中国环境报、中国青年报工作。与新中国30多年的环保历程相比,在环保报道领域奋斗了11年的年轻记者刘世昕只能算是环保战线的新兵和后来者,但不管是在环保系统,还是环保新闻界,她都小有名气,不仅因为她的勤奋,几乎每年发稿量都在上百篇、二三十万字左右;更因为她在环保报道中总是能犀利地揭露问题,总是能深刻地洞悉体制、法律等方面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总是能敏感地发现独家新闻;还有,更因为她对环保报道执着与热爱,即便是多次遭到污染者的威胁,也义无反顾。

  90年代末期的滇池零点行动、一控双达标行动、黄河水问题调查,到新世纪以来的第六次环保大会、圆明园铺膜事件、环保风暴,松花江污染事件、环保经济新政策的试水、节能减排的追踪,刘世昕的文章几乎覆盖了环保领域所有的大事,并总有独到之处和重大社会影响。

  11年中,她的大量作品曾被中央领导人批示,促进了很多环境问题的解决,此外,她的勤奋与努力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自1999年至今,她连续多年不间断地获杜邦杯全国环境好新闻奖,中华环保世纪行好新闻奖及先进个人奖。NGO组织也对她的报道给予积极认可,中国环境记协将首届拜耳环境青年记者奖的桂冠给她,阿拉善生态协会在首次环境报道奖的评选中也选取了她的作品。英国使馆文化教育处评选的“气候酷派”特别报道奖也有她的文章入选。她在中国青年社内部也获得较高评价,曾因发稿量和好高量最多被评为最佳记者,也是团中央系统优秀女职工。

  刘世昕不仅用报纸这块阵地宣传环境保护,还利用自己年轻人的身份广泛地传播环保的理念。由于刘世昕在环境保护报道方面作出的贡献与成绩,2000年、2002年,她被国家环保总局选为全国唯一的青年代表,参加联合国环境署在日本和丹麦举行的亚太、全球环境青年大会,代表中国环境领域的活跃青年,阐述中国在环境保护中履行的全球责任。她的突出表现受到联合国环境署的表彰。

  掘地三尺 探究事实背后真相

  很多环境报道都只停留在对污染事实的揭露,但刘世昕同志往往不会止步在单一的污染曝光,她常常力图挖掘污染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和共性问题,希望能通过对一个案例的剖析,促进有关部门解决同类污染问题。她花100多天完成的松花江污染系列报道就是从深层次揭露了我国大江大河存在的环境隐患。

  200511月,中石油吉化公司生产苯的车间发生爆炸事故,污染物下泄导致松花江下游流域众多城市停水,这也是近年来我国发生的影响最大的一起水污染事故,从事故发生的当天到其后的两三个月内,刘世昕同志都在不间断地持续关注事态进展,甚至还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深入到污染现场采访一个多星期,将近100天的采访让她摸索出了对这类特大污染事故的采写经验。

  事故发生初期,在案情还扑朔迷离、污染原因不明,公众最需要了解真相,她利用长期联系环保部门的优势获得独家资料,第一时间发出消息《哈尔滨停水事件确与吉化爆炸相关》,之后又继续深入挖掘为什么污染源没有被及时控制,再次独家发表《信息上报不及时 错过控制松花江污染最好时机》一文。

  在推进深层次调查的同时,刘世昕跟随污染的流向,做跟踪采访,陆续发表《各地急调专家设备支援松花江 突发事故凸显环境监管尴尬》、《中国环保人决战松花江台前幕后》等文章,相当于给整个污染事件一个全景式的交代。

    从传统突发事件的报道层次来看,挖出事故的前因后果就算完成任务,但在这次报道上,刘世昕并没有止步,而是继续向深层次探讨,为什么一个重污染企业会建在了上百万人口的水源上游,通过调查发现,在上个世纪末期,由于化工行业的高附加值,各地曾高歌猛进、有过一股疯狂上马化工企业的热潮,而化工企业属于高排放的企业,企业为了排污方便都希望把厂房建在大江大河边上,地方政府为了GDP默许企业的做法,这样事实上我国的大江大河已经密布化工企业,松花江事件只是一个缩影。根据调查所写的《大江大河密布重化工企业埋隐患》被温家宝总理和曾培炎副总理批示,从而引发了环保部门派出上万人对全国大江大河进行排查,环保部门在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调查后向社会发布消息说,“全国半数化工企业沿长江黄河分布,一旦发生问题后果不堪设想”,据此,环保部门还在全国重要水源地开展环境隐患的排查。

    松花江污染事件的持续报道得到了环保界的高度评价。

  这样的例子在刘世昕同志11年的从业生涯中不胜枚举:《神定河污水处理厂成了晒太阳工程》实际上是通过解剖南水北调中线的一个污水处理厂,反映目前我国污水处理厂普遍存在的等设计规模超前、工程建设滞后、运行成本过高等问题。这篇文章引起了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以及湖北省的高度重视,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专门听取了刘世昕同志汇报,并表示将高度重视南水北调沿线污水处理厂存在的问题。湖北省以及十堰市也给记者发来信函表示要着力解决记者提及的问题。

  《圆明园湖底防渗膜牵动什么利益》、《 圆明园环评为何成了烫手山芋》、《 圆明园事件暴露环评难言之隐》 、《 圆明园事件100天创下多项第一 暴露环评市场潜规则》这一组系列报道则力图通过探寻圆明园防渗膜事件背后的故事,揭露环评领域存在的种种问题。虽然刘世昕不是第一个揭开圆明园事件的记者,但业界却普遍认为,她的一系列报道最能力透纸背、最具价值。

  这一系列稿件最终促成了环保总局圆明园听证会会的举行,也是环保总局主持的最大规模的听证会。此后,刘世昕同志的这一组报道常常成为学者们研究中国环评法的重要参考资料。

  2009年环保部动用手中最大的权利、暂停整个山东省的钢铁环评审批,在金融危机、各方都在救市的背景下,环保部为何要反潮流行事,叫停一个钢铁大省的发展命脉。刘世昕同志为揭开这个秘密,专门赴山东调查,写出了重磅文章《叫停山东 钢铁大省能否集体反思》,文章剖析了为什么环保部要盯着山东,盯着钢铁?

  文章指出,因为钢铁行业是基础设施建设中的当家花旦,4万亿投资中,有相当一部分投向路桥等设施和廉租房等民生项目,钢铁巨大的需求量必定会推高企业生产的积极性。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未批先建的项目,也会有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产能死灰复燃。再有,由于钢铁行业巨大的生产附加值,在重振经济的过程中,也会使一些地区政府暗中支持企业铤而走险。而事实上,环保部叫停一个山东是意在要其他钢铁大省集体反思有没有未批先建的情况。

  这篇文章被环保部有关负责人认为是最好的解释性报道。

  一叶知秋 洞悉事态发展进程

  一名优秀的记者必须具备“春节水暖鸭先知”的本领,要从种种细节中洞悉并预告事态的进程,刘世昕同志就具备这样“一叶知秋”的特质。

  根据“十一五”规划,到2010年末期,我国要实现污染物比2005年消减10%,能耗消减20%的约束性任务,目前,这两个约束性指标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在“十一五”规划发布之初,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话题,细观刘世昕同志近年来的文章,可以发现她在规划发布之前就已经敏感地注意到这两个约束性指标有可能改变中国环境史,查询互联网,可以确认,所有媒体中最早关于约束性指标的文章就是她在规划正式发布前写的《约束性指标扭转官员政绩观》一文,在那篇文章中,她首次提到,“十五”期间,环保指标是我国唯一没有实现的国民经济计划指标,而且她还分析了两个约束性指标有可能带来的政绩观革命性的转变。

  “十一五”规划发布之后,减排就一直是她持续关注的主要话题,几年来,她对减排的报道基本上能勾勒出一幅中国污染减排的路线图,而在环境报道中,全国独此一份。记者的文章不仅要推进重大环境问题的解决,还要记录历史,预知未来,为公众答疑解惑,而刘世昕同志持续近五年关注的“减排”这一话题,她所发表的系列文章是全国唯一一份清晰记录“减排”历史脉络的文萃。

  2006年,中国继续没有完成减排的任务,减排形势非常危急,这一阶段她的文章有《减排交出不合格答卷 污染物不降反升》、《一些地方还把节能减排当软指标》等,这些文章分析说,相当一部分地区仍然把发展GDP当作硬指标,把节能减排当作软指标。不计环境代价发展经济的局面,将有可能阻碍“十一五”规划中能耗和污染物总量两个约束性指标的完成。这些意在给地方敲警钟的文章也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谁拖了“十五”环保的后腿》、《环保部门为什么拿电力部门开刀》等一系列文章则分析说,正是由于“十五”期间我国能源消费超常规增长,导致二氧化硫排放总量失控,我国在环保任务的完成上交出了不合格答卷。文章还分析说,一些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审批、建设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的建设项目,造成一些地区的生态环境边治理、边破坏,治理赶不上破坏,也是环保目标没有完成的主观诱因。

  2007年,减排形势出现转折,污染物排放首次实现拐点,开始出现下降的势头,这期间,刘世昕大量的文章都在分析为什么会出现拐点,力图解读背后的故事。

  《减排压力如何改变政绩观 :摘不了污染帽就摘乌纱帽》一文就是刘世昕深入地方采访写出的调查性报道,确实,在约束性指标的重压,地方政绩观是否发生了变化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话题,刘世昕同志的这篇文章为读者了解这方面的信息打开了一扇窗。她的文章指出,作为全国减排任务最重的地方之一,河北省今年已经多次拿干部的乌纱帽说话。而据环境保护部有关负责人透露,那些减排力度大的省份,背后几乎都把环保和干部的乌纱帽挂了钩。在河北省,环境保护排名靠后的地区,不仅有领导干部被问责的风险,而且还要面临地方经济的损失。扣缴生态补偿金的做法并不是河北省的首创,从全国的情况来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地区在依靠经济手段加大减排力度。

  一段时间,老百姓对出现拐点的环保数据持质疑态度,怀疑会不会是数据造假,事实上,刘世昕同志早就预见到可能来自民间的怀疑,她有备而来的文章《节能减排与地方官员“帽子”挂钩 中央出台六份文件剑指数字掺水》做出了很好的解释,文章说,节能减排是中央政府对老百姓的庄严承诺,容不得掺假,环保部门已经出台一套新的统计办法,迫使地方官员必须在污染物和GDP之间作出选择,虚报GDP就得为削减污染物多做工作。多个部门联合设计的一套关于节能和减排的监测、统计和考核办法,算起来有6份文件,目的就是要防止节能减排中出现数字掺水,同时也再次提醒地方官员不能把这两项约束性指标当成软任务。

  这篇文章被环保部有关负责人称为是最好的,最有影响力的一篇关于减排的文章。

  汶川大地震恢复重建工作才刚刚起步,刘世昕同志就在思考,重建时是不是应该考虑进行规划环评,于是就采访了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就恢复重建的规划环评进行探讨,发表了独家新闻《灾后重建需充分考虑规划环评》一文,文章指出,环境资源承载力应该成为灾区重建坐标,只有开展重建规划的环评,才能根据灾区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对重建的空间布局、发展规模、功能分区、工农业生产力布局等生态环境适宜性进行分析,提出预防或减轻不良环境影响的对策措施;只有开展重建规划的环评,才能按照区域主导生态功能定位,确定灾区主要产业的发展方向,规范空间开发秩序;也只有开展重建规划的环评,才能从决策源头上引导重化工等高危行业合理布局以及流域梯级水电开发优化发展。

  文章发布不久之后,国务院发出了汶川地震后重建规划,其中特别提到了规划环评的重要意义。有关负责人对刘世昕同志说,“规划环评写入重建规划,你的文章功不可没”。

  孜孜不倦 因为热爱而舍得  

     由于环境报道总是要触及污染者的利益,由于环境报道总是要深入污染现场的第一线,所以注定了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环境记者就有可能面对污染者的恐吓,就有可能连生命都要受到威胁,但是这些都没有减缓刘世昕对环保事业的钟爱与投入。

  在中部某省采访时,污染企业的负责人面对铁一般的采访调查证据,抬手要打她;在南方采访一家假环保产品的企业里,她被企业关在厂房里若干小时;在追踪报道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中,她乘坐的汽车在结冰的道路侧滑,冲出路面,幸而被树挡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非典还未平息之时,她就冒着有可能被感染的危险,深入医院、垃圾场,采访医疗废物处理中存在的问题;为了采访气候变化对青藏高原的影响,她深入海拨4000多米高的纳木错科考站,克服头疼、失眠等高原反应采集第一手资料。甚至在发现自己怀孕的当天,她还在一个污染很严重的、专门从事废铅电池拆解的农庄采访。

  这些危险她甚至都不曾向家人和提起,因为她生怕家人知道这些后会劝她放弃,她舍不得自己热爱的这个行业。

  刘世昕不仅自己逐渐成为环境报道领域的标杆人物,她还希望能与同行分享自己的经验,她总结环保报道最近十多年发生的变化,在多家国家级核心刊物发表学术论文,其中《西部大开发中的环保报道》、《环保报道中的经济视角》、《生态文明下的环保报道如何扩容》等论文在业界引起广泛关注,成为学术界研究环境报道的重要检索文章,也是众多环境新闻入门者学习的主要理论文章之一。

     在环保的道路上,刘世昕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名新兵,她还要把这条路再走几十年。